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建设

藏地如花


发布日期:2019-04-10 信息来源:制造安装分局 作者:赵勇 摄影:赵勇 字号:[ ] 分享

刚分到制安分局的时候,在卧龙台项目配管班。班长姓李,三十多岁,武警退伍回来的,喝酒时,我不喝。他说,你消防队出来的怎么可能不能喝酒了?我拿起酒瓶,倒了满满一玻璃杯,有四五两,一口喝下。说:班长,我只是告诫自己不能喝酒,要踏踏实实的工作、学习,争取五年内,也当个配管班班长。”

三个月后,我从配管班调出来当了一名司机。

陕AAY507是我人生中开的第一辆崭新的越野车,那时三十多岁,车性能好,人年轻,人车合一,有使不完的动力,一年就跑了十万公里。银灰色闪着银光的车身,没有一丝杂音的发动机声音,轰油门就有说跑就跑的野性,被我擦拭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仪表板,那种驾驶的快乐是可以忘掉很多忧愁的。

后来,它被从兰州调到了云南,与我分开……

我也离开了兰州,在各个项目和工地上,在全国各地开始了一次次转场、漂泊……

转眼二十年就快过去了,有很多人和很多事都已经忘记了,淡然了!

2018年11月份初来到了四川巴塘的苏洼龙电站项目部。11月14日,金沙江上游距离工地一百多公里的白格堰塞湖的洪水夹着泥石流将要到达苏哇龙乡,经过电站大坝,上下游围堰已经挖开一个豁口,准备迎接洪峰到来时的泄洪。政府出动大量的警力,沿途戒严,为了保证安全,晚上11点多的时候我们也被要求从营地撤离,全部撤到山上去。

我开着车拉着一车人撤到了山上,就在车上坐着,夜里寒冷极了。月光皎洁的如同白昼,可以看到金沙江对岸的西藏,哪里也没有一点灯光,四处静悄悄的,只有月色如水。

我突然感悟到一点什么?这难道是一种人生巧合或机缘?

今晚坐在上面避难的就是十四年没有见过的陕AAY507现代特拉卡,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是十几年没见过面的李班长。

李班长已经成老李了,2019年就要填退休表了,现在炊事班做饭。

虽然,来苏洼龙已经十几天,见过面了,但是每天都各忙各的,也很少交流。晚上,都静静的坐在车上,也无法入睡,感觉时间都是平和的不急不燥的。老李,和我聊到了我们一起干过的宁强卧龙台电站、三峡电站、山西引黄工程、株洲电站,分开后他去云南干过的等壳、南极洛河电站,西昌的锦屏电站等……聊起了很多认识的人,有的早已退休了,有的已经不在了,有的得病了……

聊起那些他干过的电站和工程时候,老李如数家常。其实,他在云南待过的几个工地,条件都异常艰苦,偏远,生活住宿差,有的连吃水都是困难的。但是,他乐观的给我讲述着这些,对工作对项目部没有一丝的怨言,即使现在还住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单位在安康张岭基地分的福利房,也没有怨天尤人的抱怨不公平,还说,等退休以后一定要把自己所有干过的电站和项目走一遍。

我已经看倦了那些口号式的做作、虚伪。

老李的平凡让我才真正的看到了这些老职工对三局、对企业的忠诚,这才是企业文化,企业精神。生就平凡,甘愿平凡!默默的忠诚于自己的企业!

陕AAY507经过十几年的沧桑,物是人非!车身油漆斑驳,脱落、皴裂,失去光泽,被撞的地方也已不再修补;轰油门半天没反应,等发动机反应了,变速箱又没反应,半天提不起速,内饰上已经被岁月沉积成“包浆”般的污垢,也许明年它也会被送到报废厂成为一堆废铁了。突然想到,这十几年怎么就没关心过它了?如果能抱得住,真想把它拥抱在怀里,愧疚的说声,对不起!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听到波涛的怒吼声。站到高处,月光下,金沙江河道里水莽莽一片……

早晨八点天亮了,庞大的上下游围堰已经不复存在,消失的没有一点痕迹,洪峰过去后,金沙江安静的就像个做过坏事的孩子。

大自然和时间改变了一切我们以为可以永恒的东西!

蓝蓝的天空、洁白的云,古老的藏屋,美丽喇嘛庙,安静祥和如初,似乎什么也未发生过,乱石中的野花灿烂依旧……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